首页 > 竞技 > 沉沦(nph) > 第十七章伪师生play

第十七章伪师生play(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斩魂【BL耽美,高H,修真短篇】 靠近你耳朵 h 陆玖事 漠月寒(古代西域 1v1 h) 偶像在上我在下(娱乐圈H) 变不形计(强造  NP  高H) 天使不可能这麽变态!(BDSM女攻) 暗堕 甜點與茶【1v1甜肉】 槲寄生下的吻

  夏槿夕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明明只是来找周砚白问数学题的……

  “小夏同学在走神吗?老师讲的题听懂了?”周砚白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一斯文败类,他穿戴整齐,将夏槿夕双腿分开背跨坐在身上,下身粗大的肉棒在夏槿夕的小穴里浅浅抽插顶弄着。某些人表面一副“好好老师”的模样,背地里却干着“禽兽不如”的事。

  “你……这样我怎么听你讲题啊?”夏槿夕欲哭无泪,明明一开始还是很正经的在讲题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现在这样。她的校服裙摆被撩起,内裤被拨到一边,贪吃的小嘴含着某人的作案工具,上面的校服衬衫已经被解得差不多了,松松垮垮的挂在手臂上,香肩半露,显得格外魅惑诱人。

  “嗯?老师辛辛苦苦地给你讲题,你不认真听讲就算了,还给自己走神找借口,你说老师该怎么罚你呢?”周砚白说完,一口咬在夏槿夕白嫩的肩膀上。

  “唔~变态,老师才不会这样呢!”夏槿夕忍不住反驳,哪有老师会把那种坏玩意儿放学生身体里的,简直没有师德,她一点都不想跟他玩这种变态的游戏。

  “小夏同学怎么可以骂老师呢?看来是老师给你的惩罚还不够。”周砚白挑了挑眉,取下眼镜扔到一边,自顾自的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着一场禁忌游戏。不得不说,夏槿夕今天穿的这一身校服把他内心的邪恶因子全部激发出来了。他站起身来,把夏槿夕按趴在书桌上,为了避免桌上的数学练习册一会儿遭遇不测,还非常好心地将练习册扔进抽屉里。

  夏槿夕上半身趴在书桌上,白嫩的小屁股高高翘起接受着来自身后的顶弄,校服裙摆在撞击下一荡一荡的,纯情又色情。

  “小夏同学,老师弄得你很爽吧!下面的小嘴都发洪水了,老师这么大的鸡巴都堵不住,把老师的裤子都弄湿了,一会儿被别的老师同学看到怎么办呢?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小夏同学是个小骚货了,在办公室就勾引老师肏你的小骚逼。”周砚白越说越得劲儿,下身跟电动马达似的。夏槿夕被周砚白的一番话羞得满脸通红,她不禁被带入那个场景,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骚货,在办公室里勾引老师肏逼,不,这不是她,她不是小骚货,她是被周砚白强迫的。

  “不,我没有……没有勾引老师,我也不是小骚货,是你的逼我的,呜呜呜~”夏槿夕委屈极了,她就是想来问问题而已的啊,为什么要承受这种苦难,周砚白真是个大变态。

  “这样啊?那紧紧咬着老师肉棒的小逼是谁的啊?都快把老师咬断了!”周砚白爽得不行,里面又紧又湿又嫩,他发狠的往死里怼,像是要把夏槿夕捅穿似的。渐渐的,里面的小嘴有了些许松动,周砚白愈发用力,终于,在他一记大力撞击下最后的防线被突破了。

  “啊~好痛!”夏槿夕被这一下刺激得尖叫出声,疼痛中夹杂着一丝酸爽,她脑海中有白光闪过,双腿发软不停地打着颤儿,小穴中一股清流不受控制地往外喷射,上面一直被书桌摩擦的双乳也在这一刺激下不停地溢出奶水,多到已经渗透衣物流到了书桌上……

  周砚白终于做了一直想做的事,宫交的快感爽得他头皮发麻,他强忍着快感发起最后的冲刺,连续几十下猛进猛出的快速撞击后,他闷哼一声抵着小子宫射了个痛痛快快。自从知道夏槿夕不会来月经之后他内射毫无顾虑,射完以后周砚白没有急着将肉棒拔出来,他伸手把夏槿夕捞进怀里,随后坐下,就着肉棒插在穴里把人转过来和自己面对面坐着,昏昏沉沉的夏槿夕在强烈的快感下呻吟出声……

  “咦?衣服怎么湿了?”周砚白装作好奇的样子戳了戳女孩的胸部,好像很不理解她的胸前为什么湿透了一样,“小夏同学,你这么小就已经生过孩子了吗?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不自爱呢?怪不得我刚刚都没有感受到你的处女膜。”周砚白一脸严肃的教训道,手下却一点没有克制的意思,前扣式的内衣被他解开,缀着粉嫩小红豆的圆润奶团子展现在眼前,上面还挂着一些奶渍。他伸手扯了扯粉嫩乳头,然后低头衔住一枚,轻轻咬了咬,“让老师来尝尝小夏同学的奶好不好喝。”周砚白将两颗乳头并在一起,含住使劲吮吸,他喉结性感地滚动吞咽着,直到乳房空空再也吸不出来后,他才砸吧了下嘴抬起头评价道:“非常香甜美味,以后你的奶都要给老师喝!”

  夏槿夕已经不想理这个入戏太深的男人了,她现在就想洗个澡然后睡觉。周砚白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唱独角戏一样,所以他现在很不满,小砚白也很不满,正在叫嚣着还没吃饱!他托着夏槿夕的臀来回抽送着,然后一颠一颠地走向卧室,沿路留下一条淫荡的水渍……

  周砚白带着夏槿夕一起倒在床上,两人因着倒下去的力道连接得更紧了,都爽得叫出了声。周砚白把肉棒抽了出来,下床把上次宋灏给的小玩具拿了出来。他从里面掏出一对铃铛乳夹和两枚跳蛋后再次回到床上。

  夏槿夕在迷迷糊糊中感受到一丝危险,忽然胸前传来刺痛的感觉,她轻哼出声,才发现自己的乳头上被夹了东西。两枚黑色的铃铛乳夹很是可爱,周砚白没忍住拨弄了一番,铃铛轻晃发出清脆的响声,显得十分淫荡色情,“小夏同学的乳头会出奶,还是夹住比较好,不然把老师的床单弄脏了怎么办?”周砚白还不打算结束这个师生禁忌游戏,毕竟两个人的游戏不能只有他一人参与。

  “呜呜呜~”夏槿夕觉得难受极了,此时的她上衣凌乱,漂亮的双乳夹着乳夹暴露在外,下身的裙摆往上掀起,湿答答的内裤遮不住春光。她动手想把乳夹取下,被周砚白制止,他扯下领带将夏槿夕的双手高举过头捆绑起来。

  “老师很生气,你总是对老师的问题不理不睬,这是对你的惩罚,什么时候让老师满意了什么时候放过你!”周砚白把夏槿夕湿答答的内裤扯下来挂在右脚脚腕,将她的双腿分开高高举起,糊着精液的红肿小嫩逼就这样赤裸裸的展现在眼前。硬挺粗大的肉棒大咧咧地闯进去,周砚白没急着动,他把拿过来的两枚跳蛋一左一右地塞进已经插着肉棒的小穴,可怜兮兮的小逼口被撑的近乎透明,好似一不小心就会坏掉。

  夏槿夕被周砚白这一举动直接吓哭,求饶道: “呜呜呜~求求你,不要这样,会坏的。”

  周砚白面对她的求饶没有丝毫心软,反倒用手指把跳蛋推到更里面,以确保一会儿在动的时候跳蛋不会掉出来。将跳蛋调整好位置后,他随手将遥控打开,“嗡嗡嗡”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周砚白开始大刀阔斧地肏弄起来,跳蛋的震动感随着动作在小穴里来回蔓延着。在大力地肏弄下,白嫩饱满的双乳晃着好看的乳波还伴随着叮铃铃的声音,挂在脚踝的内裤也跟着晃动,整个画面显得淫乱又让人情欲高涨。总之,周砚白亢奋得眼睛都红了,真想把她干死在床上啊!

  夏槿夕感觉自己下面已经要裂开了,她扭动挣扎着,但在绝对武力的压制下没有丝毫作用。周砚白开口:“知道错了没?以后还敢对老师爱搭不理的吗?”

  “老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夏槿夕抓住了周砚白的兴奋点,开始疯狂地输出骚话:“最喜欢周老师的大肉棒了,没有给别人生过孩子,要生孩子也只给周老师生,奶只给周老师喝,小逼只给周老师肏,只喝周老师的精液,周老师干得我最爽了。”小公主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这辈子还会说这么多骚话。

  不得不说,这番话大大地取悦了周砚白,很好,终于不是他一个人唱独角戏了,他开始放缓肏逼的动作,饶有兴致地开口道:“嗯,不错,很有觉悟。老师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要是你没有做到,老师的惩罚会更严重的。”周砚白含住夏槿夕的小嘴与她激吻,口水止不住地溢出,上面流水下面喷水,夏槿夕全身软绵无力只能任由周砚白摆弄。

  ……

  周砚白在痛痛快快地内射了夏槿夕后,硬是又用后入的姿势把她肏了一次,直到把小公主白嫩的翘臀拍打得红肿不堪后才结束了最后的战斗。

  夏槿夕是在昏迷中被周砚白抱到浴室清洗的,两颗粉嫩的乳头肿了一圈,下面的小逼更是惨不忍睹,腰上也被掐出了很深的印记,整个人看上去比被强暴了还惨。吃饱喝足的周砚白还算良心,细致地为她涂抹了药膏,当然也免不了一番揩油。

  可怜了小公主今天才穿的新校服最后变成了一堆破烂布料进了垃圾桶……

目 录
新书推荐: 偷风不偷月 金盏花 心有恶念 欲奴 春夜困渡 穿越王妃要升级 我要死在这座桥下 思浅星沉 回到过去后[西幻]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
返回顶部